地球人晚安-P2

我第一次见到李爱国是在为迎接第三支舰队到达地球而举办的宴会上,那是地球公历的公元1961年。我注意到他时,他正费力地穿过人群向我走来。他穿着一身地球棉花做的军绿色衣服,戴着舰队空军的军帽,显得有些滑稽。虽然当时从母星运来的主要是基础设备和人员,军队的衣物和伙食还主要从地球来获取,但是在这样的正式场合上,大家都会尽量穿上从母星带来的制服,毕竟宴会厅里有大量高层人物和不少的女性。

李爱国走到我面前,仔细看过了我的胸牌:“巴吉。”

“是我,长官。”我立马立正站好。虽然他在技术部门供职,但也算是我的上司。

李爱国把手里的一个信封递给我:“医务室巴吉的信,请务必交给本人。”虽然他的表情始终没变,若无其事,但手里的信黏糊糊的,应该是被攥着好久了。我忙看了看信封,上面的是我熟悉的她的字迹:“医务室巴吉的信,请务必交给本人。”

“谢谢长官。”我敬了一个军礼,他并没有回礼,只是微微点了下头,转身又挤进了人群。

来不及等到宴会结束,在第三舰队舰长的发言终于结束后,我便偷偷从后门溜了出来,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就着月光,开始读信。


“吉吉见信如唔,

“从去年秋天到现在,刚好半年没有见你了。时间过得真是快啊,想想半年之前,我还是一个一天不见到你就会心里发慌的女孩,现在我已经可以一边想着你一边脸上露出微笑了。也许我永远也不能理解你们所做的事情,但我永远会支持你,因为我喜欢看到你眺望着宇宙深处时,眼中那种闪烁的光芒。

“还记得我们的最后一次约会吗?我们在你家后面的山坡上看星星。你指着最亮的一颗星星,说你们要去的就是那里,宇宙里最大最亮的那颗星星。我虽然懂得不多,但也知道你们要去的地球只是一颗不会自己发光的行星。我没有反驳你,因为我看到了你眼中闪烁的光。你看我的眼睛时,从来不会有这样闪闪发光的眼睛。我心里有点失望,我在你心中也许永远都不会是第一位的。但是失望只持续了一小会儿,因为看到你开心的样子,我就没有办法让自己不开心了。我的心已经和你的心,血脉相通地生长在一起了。

“所以你不知道你离开公社那天我有多难受。心里乱七八糟地想了好多事情,想了好多让你留下来的方法,然后又一一否定。看着你跟大队长一起坐上拖拉机去了城里,我竟然一滴眼泪都没有掉。第二舰队启程的那天,我在电视机前从头到尾看完了直播,还是没有看到你。后来,在加长的50分钟的新闻联播里我才看到了你的名字出现在一长串名单里:巴吉。这时候我才流下来第一滴眼泪。出现在电视里的你,跟我已经分开在两个世界了。

“第二舰队相比第一舰队的规模大了一倍多,但是第三舰队就小多了,人也少,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人可以帮忙送信。他是我们村的李奶奶的孙子,现在改名叫做李爱国。你有难处可以找他帮忙,虽然听说他有些木讷不懂变通,但毕竟是老乡。

“家里一切都好。前几天我们挑米去城里换了一匹花布回来,做了一件衬衣穿。今年开始我们种的粮不用全部上缴公社,经常还有小贩来村里换头绳和小孩子的玩意儿,不会再经常有饿肚子的事情了。你出去这半年,变化可大了。

“现在没事我就去你家后院的山坡上,割猪草、放羊,晚上就去看星星,看你指给我的那颗最大的星星。看着看着我就笑了,你要是真的哪天去了那颗星星一定会被烫死的啊;笑着笑着我就又哭了。我还真是奇怪呢。

“不多说了。你要加油。琴。


我匆匆看完一遍,又仔仔细细地看了两遍,然后把信折成条,点着一根火柴烧掉。舰队现在正在计划遣返一部分人员,听说是因为母星对地球计划的财力投入比计划的缩水了好多。不能让他们在这个时候抓住把柄。

在这浩瀚无边的腾格里沙漠中,我的身后是隐隐喧嚣着的舰队基地,面前是广阔到没有边界,黑暗却包罗万象的无垠星空,手中是小小的却温暖了一整个我的火苗。这里的星星同母星上看到的一样数不清。我站起身来,默默找出来看起来最亮的那一颗。

“上帝啊,”我默默祈祷着,“保佑她,此时此刻,正在同我一样,仰头看着这颗叫做地球的最大最亮最美的星星吧。”

2
评论
热度(2)

© silo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