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人晚安-P1

李雷刷卡走出地铁站。

在五道口进站的时候,李小雷看到一个姑娘趁着人多,没把包放进安检机,随着人流就进了站。在旁边看机器的是个平头的小伙子,看到姑娘闯了过去,张了张嘴,却没有喊出声。

李雷在心里暗暗发笑:多亏了你们地球人这么能糊弄事儿。

这段地铁实际在地面以上运行,严格来说已经不能叫做地铁了。这里是该国首都北头相当偏僻的一个村子,不过地铁站外是一座超级规模的购物中心,能在里面消费的基本都是自己开着车过来的。从地铁站出来的人流多数并不理睬周围的各种大幅广告与豪车,而是独自或者成对地匆匆向前走。他们是这个城市里面下班几乎最晚的一批人,一般被分为两类:民工,和IT民工。

李雷并不属于他们中的任何一类,但是现在,他也随着人流向前走。

这座购物中心的停车场非常大,人流就从中间穿过。停车场的白色边线是两个世界的分界线,人们纷纷跨过不高的停车场栏杆,来到相邻的这个世界。前面没有路灯,所以很快就看不清楚脚下的路了,人流也稍稍有些乱,好在人眼很快就能适应黑暗的环境。李雷自然不怕,他的眼睛能辨认到红外线波长范围的光。往前走一段,路边有了卖各种小玩意的摊点,摊上都摆着小LED灯。货物都是一眼看得出来的廉价,有些看得出来是二手货。一部分人围拢到摊位前,更多人继续向前走。

再往前就一座垃圾场,翻过垃圾场,是一座村子。虽然大部分垃圾是由购物中心制造的,但人们通常把它跟前面的村子归到同一个世界,毕竟它们看起来更像一类。人们在垃圾场的边上踩出了一条小路,路的左边是一条臭水沟,右边用稀疏的塑料板和铁板跟垃圾堆隔开。挡板上面贴着各种招工、甩卖和夜总会的小广告,角落里随处可见大小便的痕迹。李雷小心地走着,避开路上的秽物,跟着人流来到村里。

这个村子面积不大,但是熙熙攘攘地都是人。所有能建楼的地方都修了房子,住得满满的。拆迁的通知已经贴出来很久了,还剩下一年多的时间,不过大家并不担心,这里拆了自然还有远一点的地方可以住,只要地铁通的到,整个河北省说不定都能扩建成北京市。村里最宽的一条街上勉强能并排走两辆车,被各种饭馆和路边摊堵的满满当当。街上除了派出所和一座公厕,另外就是连绵不断的各种小楼,看得出来都是修了刚一两年的,角落里还堆着沙子水泥。到这里人流就渐渐散开了,流进了饭馆、路边摊、小商店,以及楼与楼之间的小巷子里,分辨不出哪些是刚进来的,哪些是原来就在的。跟旁边的垃圾场一样,只要被丢进来的,管你原来怎么样,现在都是垃圾,没有什么不一样。

李雷走过公厕门口,拐进左边的小巷子,在黑暗中走了好久,中间停下几次让推着自行车的人过去。渐渐地,李雷看见了巷子的尽头,有电动车的声音和车灯的光晃过来。出了巷子往右拐,又是一条宽一点的路,不少流浪狗在路边丢垃圾的地方聚集。李雷走到一家四层小楼前,刷了门禁进去,跟在一楼第一个房间门口剥葱的房东大妈点了个头,走上楼梯。到了三楼,李雷走进楼道最里面左手边的房间门口,拿钥匙开了门。

 

Buffer在屋子里等着李雷。“今天又这么晚回来啊。”

屋子不大,进门是厨卫,靠着电脑就是床。李雷坐在床沿上,Buffer关掉邮箱,从电脑面前转过身来。

门后架起了一台摄像机,默默开始了摄像。“那么,这次又有什么故事讲给我们听呢?”

评论
热度(1)

© silong | Powered by LOFTER